华硕手机掉队:押宝电竞手机想要绝地求生

2019年是PC硬件巨头华硕成立的第三十个年头,但在这“而立”之年,华硕却面临着自发迹以来的最大危机:自2018年以来CEO沈振来出走、笔电出货量下滑、营收净利双降等……尤其是在2018年底,华硕董事长施崇棠坦诚手机业务失败,更为近年来华硕向移动端的转型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成立三十周年的运动大会上,施崇棠寄语员工“无论环境挑战如何激烈,华硕一定能突破困境、再创新局”。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在PC板卡领域叱咤风云的华硕,其手机业务已与移动端第一梯队的选手们渐行渐远。拥抱腾讯,似乎成为了华硕手机业务最后的求生之战。

6月5日,华硕旗下高端外设品牌ROG(Republic of Gamers,即玩家国度)宣布与腾讯游戏正式签约,推出腾讯游戏深度定制版的第二代ROG Phone。华硕方面向记者表示,此次合作,华硕与腾讯将发挥各自优势,强化游戏手机在软硬件领域的深度整合;对于ROG而言,专业的游戏设计也会让ROG Phone 2在与同阶产品的竞争中凸显出整体优势与娱乐体验。

手机业务陷“绝境”

2018年12月13日,华硕召开董事会宣布时任CEO沈振来于2018年12月底辞职,曾带领华硕板卡业务突飞猛进的沈振来最终因手机业务的折戟离开了任职25年的华硕。在随后的采访中,董事长施崇棠对媒体表示手机业务已经失败,并决定将未来的业务重心放在电竞以及专业用户层面。

事实上,华硕切入手机业务要远远早于一众国内厂商,早在2003年华硕自主研发的首款手机J100便进入市场。当时,该款手机以直立时来电会旋转而技惊四座,但在整个功能机时代,华硕手机的表现并不出彩。进入智能机时代,华硕又因为战略误判而错失了发展的黄金时期。

2014年,华硕打着“奢华众享”的口号推出了ZenFone系列,一款主打高性价比的手机开始进入市场,并一度在印度、东南亚等新兴市场掀起狂卖热潮。

当时,华硕的笔电业务与平板产品均为全球前三,对于即将爆发的移动终端市场,施崇棠亦信心满满地表示:“智能手机已成为了用户一个绝对重要的触网端口,这块市场我们必须拿下。”但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华硕采用了来自英特尔的Atom处理器,在ARM架构大行其道的时代,X86架构的Atom处理器在兼容性上饱受用户及开发者诟病。

直到2016年,华硕才采用了高通的处理器,但彼时国内手机市场已经风云变幻,华硕手机主打的性价比市场被红米、魅蓝、荣耀瓜分殆尽,中端市场华为、OPPO、vivo在线下疯狂圈地,高端市场基本被苹果、三星占领,整个国内的手机市场留给华硕的空间已经非常之小;随后国内手机大举进军南亚、东南亚地区,华硕手机的基本盘被蚕食殆尽。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