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电声器件龙头企业歌尔股份欲转型代工

电声元器件受下游终端市场影响,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毛利率不断下滑,行业龙头歌尔股份和瑞声科技纷纷向周边业务扩展,其中瑞声已经向镜头模组/3D玻璃领域延伸,而据记者获悉,歌尔正有意转型涉足代工行列。

前不久,歌尔股份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公告显示,歌尔股份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237.13亿元,同比下降7.14%。营业利润期内发生数为10.93亿元,比上期发生数下降56.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11亿元,同比下降57.42%。

如数据所示,歌尔股份2018年全年业绩下滑趋势明显。歌尔股份指出,报告期内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其电声器件产品毛利率下降所致。

主业遭遇瓶颈 新业务发展屡碰壁

从财报来看,歌尔股份对电声器件业务存在很强的依赖性。而任何企业过度依赖单一业务,且此项业务在业内未达到不可替代的地位时,业绩大多情况下都是随着此项业务的发展而波动。显然,歌尔股份也是如此。

在消费电子市场,瑞声科技占据电声器件行业龙头的位置多年;虽然歌尔股份目前年营收金额已逾数百亿元,但这项业务与瑞声科技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

从客户群来看,歌尔和瑞声两者同为苹果公司供应商,2018年歌尔在苹果的份额甚至有较大的增长,瑞声则反之。然而在国内市场,歌尔的影响力却远不如瑞声。如业界所知,去年苹果因整体销量严重下滑向供应链砍单,对供应链的冲击颇大,毫无疑问对歌尔也带来极大影响。

除此之外,相比歌尔,瑞声的业务架构也更加合理。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中报,瑞声科技创收的两大业务分别是动圈器件和触控马达及无线射频结构件,两者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51.07%和40.81%;另外还有其他产品类别,合计占其总收入8.11%。反观歌尔股份,电声器件在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营收占比达约65.74%。

据记者了解,歌尔股份也曾试图改善这样的情况。先后尝试拓展了震动马达/ccm(手机摄像模组)/CNC /镜头等多项业务,不过由于市场竞争失利,均以失败告终。但仍在咬牙坚持的VR业务,也一直没有等来市场的春天;无线耳机业务也遭遇立讯精密这样的强敌环伺,从而导致业绩未达预期。

综上所述,目前捆绑住歌尔股份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客户及主营业务都太过单一。不过,日前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歌尔股份正在筹备另一项新业务——组装代工,试图借此来打破现阶段的僵局。

转型道阻且长 客户/资金问题待解决

因为是拓展新的业务领域必然需要资金的支持,所以首先回顾一下歌尔股份2018年的现金流量及资产负债情况。

正如上述提到,歌尔股份2018年全年净利润预计下滑57.42%至9.11亿元。与此同时,笔者还了解到,报告期内歌尔股份应收账款高达70.66亿元,同向升16.89%,存货金额同向升34.80%至52.29亿元。

另外,与产业链大多数企业相同,歌尔股份在去年也同样出现了明显的负债问题。

据其第三季度业绩公告所示,歌尔股份期内短期借款52.94亿元,同比增加28.15%,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同比增加16.40%至65.64亿元。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歌尔股份各项负债合计146.24亿元,同比增长22.87%。

不仅如此,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该公司货币资金为19.80亿元,同比下滑19.4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滑57.65%至5.73亿元。

从财报披露的内容来看,歌尔股份在2018年所录得多项与公司运营相关的资金数据负面波动都十分明显。这也表示,歌尔股份去年并未能脱离产业环境的影响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资金问题。

那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选择大举进攻新产业,资金由何处所出?

毕竟想转型代工厂,也就意味着歌尔股份需要全新的厂房、产线及人员。就目前的产业环境来看,这是一笔不菲的投资。

笔者查阅2018年歌尔股份发布的重大事项公告发现,该公司分别与青岛、南宁、荣成等地方政府及其相关单位有十分密切的互动。其中荣成项目总投资9亿元,南宁项目前期总投资10亿元,后期投资双方待定,青岛崂山区政府合作项目总投资67亿元,三个项目已知的投资金额就高达86亿元。

虽然三个项目并非是政府单位全资,但可以预见的是,因这三项合作,歌尔股份将会获得项目资金合计数十亿元。借此,解决开展组装代工业务所需资金,亦或是在2019年中再度和地方政府签订项目合作协议,问题迎刃而解。

不过,除了资金方面的考虑,歌尔股份如果决定实施这项计划,还要考虑的就是市场竞争问题。目前富士康与比亚迪作为全球前两大组装代工厂,占据极大的市场份额;国内外一线品牌几乎被这两大家全部包揽,在这样的背景下,歌尔股份想要在这块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仍存在很大的挑战。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