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减产冲击:富士康员工想多赚钱去做华为手机

“手机之王”苹果正在遭遇“中年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

这艘由库克掌舵的大船在商海中遭遇减速。而在此之前,苹果采用了减产、降价等策略,意图扭转战局。作为苹果产业链上的“巨头”,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策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打个喷嚏,供应链就感冒了。

“苹果销量下滑,我被辞退了。”“从(2018年)10月初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1月中旬,记者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听到不少这样的说法。

观澜工厂:工人几个月不用加班了

出入园区都必选刷卡或者刷脸才能通行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戒备森严,散发着一丝神秘的气息。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记者在富士康的两个厂区外徘徊时和几名员工攀谈,听他们描绘着忙碌的工作环境、单调的生活以及销量不佳的iPhone。

需要最先说明的一点是,富士康产线工人的工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加班情况,如果没有加班,到手的工资并不高。

记者听到的是,富士康观澜科技园区的iPhone产线工人早在2018年10月初便不再加班,而这里是iPhone的主要组装地点。

“早上七八点钟上班,下午五点半左右就可以下班了。近几个月,我们的加班情况比较反常,从10月初到现在,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就算申请加班,每个月最多只能加36个钟。”张丽抱怨道:“现在的工资比较少。”

众所周知,抱上苹果的“大腿”,无疑将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不小的助力,同时,依赖苹果也存在不小的风险。

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股价已降至165美元左右,总市值缩水至7816亿美元。受苹果影响,富士康母公司鸿海(2317,TW)市值也跌破万亿新台币。自3款新iPhone上市以来,外界关于它们销量不佳的声音就不绝于耳,尤其是最近几周,苹果“砍单”、供应商下调业绩预期等一系列消息频繁出现。

距观澜区12公里外,是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相比观澜区的“清闲”,在龙华区工作的李晓忙碌多了,她和工友们每天的上班时间为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从进了流水线车间就要开始工作,除了中午和晚上各一个钟的吃饭时间,我们都要在产线上做事。但如果当天的产量达到的话,可以6点半下班,如果产量达不到,就得7点半下班。”

富士康招工报名处的薪资待遇显示,试用期(1~3个月)员工的标准薪资为2300元,综合收入(含加班)为3500~4800元;试用期满(第四个月)标准薪资为2650元,综合收入为4200~6000元(适用生产作业员)。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综合收入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线工人的加班情况。周一至周五的加班按照每日变动的工价计算,2018年10月前后,工价为26~28元/小时,现在已经跌至20~22元/小时;周末双休时,加班按照双倍工资计算。“我上个月加班情况还可以。”说这话时,李晓微微露出了笑容,但不待记者再询问其他问题,李晓便行色匆匆地走开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