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债务危机:市值一年蒸发800亿元

1月20日晚间,康得新公告称,在证券监管部门调查过程中,同时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讽刺的是,康得新董事长钟玉在2015年曾豪言,三年内该公司市值将达到3000亿元。如今3年之约已过,康得新市值离3000亿元越来越远。截至1月21日收盘,康得新市值仅为213.52亿元,较高峰期已缩水700亿元。

令投资者困惑的是,康得新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流动资产合计253亿元,其中货币资金高达150亿元。账面上拥有大量现金,却持续举债融资,是去年以来市场对康得新的重要顾虑。

1月21日晚间,康得新发布公告,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自2019年1月23日开市起,公司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由“康得新”变更为“ED 康得新”,日涨跌幅限制为5%;自1月22日上午开市起停牌一天,于1月23日开市起复牌。继上海莱士、康美药业后,又一家A股市场曾经的千亿市值公司爆雷。

1月14日,康得新发布公告称,超短融债券实质性违约10亿元,并提示另一只存在兑付风险的本息合计5.2亿元的债券,也将在1月21日本周一到期。

为此,两大评级机构双双下调康得新评级至垃圾级。惠誉将康德新评级下调至RD(限制性违约),穆迪也将康得新的信用评级从B3降至Ca。

市值一年蒸发800亿元

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主要产品为光学膜、预涂膜等膜材料,一度被誉为“中国的3M”。此后,公司推出碳纤维、裸眼3D等一系列颠覆性产品。

作为A股曾经鼎鼎有名的白马股,康得新自2010年上市以来股价最高涨幅近十倍,并在2017年创下历史新高,成功跻身1000亿市值公司之列。

然而仅仅一年的时间,康得新股价已经跌去80%,市值一年蒸发800亿元。

进入2018年,康得新股价一路下行。2018年6月1日,公司股价遭遇闪崩,随后紧急停牌。2018年11月6日复牌后,康得新股价连续遭遇三个跌停,此后更是急速下行。

康得新债务危机:市值一年蒸发800亿元

这期间,则伴随着控股股东康得集团的一系列危机。

2018年10月29日,康得新控股股东被立案调查。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康得新、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及中泰创赢、中泰创展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后,大股东康得集团陷入流动性危机,曝出信托违约截留“担保款”,7000万元财产被查封等一系列新闻,公司也连遭评级机构下调信用等级。

杨杰科技2018年12月28日公告,公司投资了新纪元开元57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投资金额为5000万元,该资产管理计划资金投资于康得集团基于其持有的康得新股票收益权设立的信托计划。根据合同约定,新纪元开元57号单一资管计划原定于2018年11月13日到期,赎回期截止日为2018年11月27日,因康得新股价大跌、康得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康得集团未能如期向信托计划履行回购义务。

此外,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7日裁定认为,TCL商业保理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即日起查封、扣押或冻结被申请人康得新、张家港康得新、康得集团、钟玉价值约7564万元的财产。

短债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

1月21日,上海清算所消息,上市公司康得新披露公告称,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原应于2019年1月21日兑付本息的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18康得新S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52156.30137万元,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在此之前的1月15日,康得新披露10亿短债“18康得新SCP001”构成实质性违约。对于10亿短债违约,康得新表示,去年四季度以来,受宏观金融环境及销售回款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暂时性困难。

短短一周时间,康得新15亿短债相继违约,这也导致部分债权人申请冻结康得新银行账户。

康得新1月21日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存在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其中5个属于主要账户,包括康得新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主营预涂膜的子公司康得菲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以及主营光学膜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和厦门国际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的两个账户。

康得新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股票触发了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公司股票才会从1月23日起“戴帽”。康得新表示,公司将通过降低风险因素逐步恢复授信规模及加速应收账款回款来纾解暂时性流动资金紧张,并计划近期予以兑付。

150亿去哪儿了?

1月15日,康得新公告称,由于公司流动资金紧张,该公司发行的“18康得新CSP001”因未能足额筹措资金,出现了实质性违约。

公告显示,“18康得新 SCP001”发行总额10亿元,利率5.5%,本息兑付日为2019年1月15日,应付本息金额10.4亿元;“18康得新SCP002”发行总额5亿元,利率为5.83%,本息兑付日为2019年1月21日,应付本息金额5.22亿元。两只债券共应付本息约合15.6亿元。

1月18日,深交所对康得新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账面货币资金150.14亿元的存放地点、存放类型、是否存在抵押/质押/冻结等权利受限情形,存在大额货币资金却债券违约的原因,并自查是否存在财务造假情形。截至发稿,康得新暂未就问询函回复披露相关公告。

对于10亿元短债违约,康得新1月15日公告表示,“公司四季度以来,受宏观金融环境及销售回款缓慢等诸多因素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暂时性困难”。

2018年12月底,穆迪和惠誉分别将康得新评级下调为B3和B+,展望负面,新世纪评级将康得新由AA级下调至BBB级,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目前,穆迪、惠誉、新世纪评级分别进一步将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C级、Ca级和RD违约级。

康得新目前存续债券有四只,分别是18康得新SCP002、18康得新SCP001、17康得新MTN002、17康得新MTN001,待偿余额总规模35亿元。另根据三季报披露,公司有长期借款4.78亿元、短期借款61.8亿元。

股票质押方面,截至2019年1月3日,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康得集团”)持有公司股份8.5亿股,占总股本的24.05%,其中质押股份为8.4亿股,占其所持有股份的99.45%。

此外,去年12月28日,创业板公司扬杰科技披露公告显示,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未能如期兑付公司间接投资的5000万信托计划。

无论是质押比例极高,还是未能如期履行信托回购,新世纪评级认为,这对康得新的外部融资产生了重大影响,同时可能加大上市公司实际控股权的变动风险。

康得新此次已违约债券的主承销商北京银行近日已发布公告,将督导发行人积极听取债券持有人相关诉求,及时召开持有人会议,共同商讨后续解决方案。

康得集团7.95亿股质押爆仓

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康得集团的资金链糟糕状况或许超过了此前债权人的预料。

2017年9月29日,康得新在相关增资公告中首次披露康得集团的财务报表,当时的数据(未经审计)显示,截至 2017年6月30日,康得集团的总资产为462.12亿元,净资产135.31亿元,营业收入64.40亿元,净利润7.60亿元。

到2018年5月17日,康得新又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再次披露康得新的财务指标,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康得集团资产总额175.58亿元,所有者权益25.37亿元。当年实现利润总额近1.08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2.62亿元。

仅半年时间,康得新总资产从462.12亿元下滑至175.58亿元,陡降286亿元,但负债率却从29.28%飙升至85.56%。

康得新当时回复监管问询称,康得集团总体财务状况良好,融资渠道主要包括股票质押、发行PPN、银行贷款、经营现金结余和分红等收益,渠道稳定,可持续性较好。

股票质押是外界最能直观查到的康得集团负债之一。康得集团持有康得新股份约8.51亿股,占总股本的24.05%,其中质押股份占康得集团持股比例的99.45%,占康得新总股本23.91%。质权机构包括兴瀚资管、东吴证券、中信建投、华福证券等10家。

Wind资讯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康得集团与中泰创赢未公告解押的股权质押共计35笔,其中康得集团30笔。若以预警比例150%,平仓比例130%的行业标准计算,康得集团逾94%即合计约7.95亿股的质押已经低于平仓线。

2018年11月8日,康得新曾发布公告,称康得集团与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风险,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人民币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康得集团。

“行业对康得新出现流动性问题已有预期,但是没有想到能拿到纾困基金。之后给了大家纾困基金的预期,但这笔资金到位比较慢。”在“18康得新SCP001”逾期后,北京某融资人士在与第一财经记者交流时表示。

能够反映康得集团流动性紧张的还有另外一个情况,扬杰科技投资的新纪元开元57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原定于2018年11月13日到期,赎回期截止日为2018年11月27日。但因为康得新股价大幅下跌,康得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康得集团未能如期向信托计划履行回购义务。

来自“大股东”的不确定性仍存

去年12月18日,穆迪曾经表示,虽然康得新信用状况稳定,但受到大股东拖累,基本抵消了康得新在光学膜业务领域的技术实力及一体化业务模式带来的优势,预计受经营环境转差及大股东拖累影响,康得新的融资渠道将受损,其财务状况可能转弱。

穆迪一语中的。

今年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康得新光电、康得新、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价值约7564万的财产已从去年12月7日开始被法院查封。

去年12月28日,创业板公司扬杰科技披露公告显示,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不仅未能如期兑付公司间接投资的5000万信托计划,而且将产品方付给扬杰科技的4600万元“担保款”截留挪作他用。

此外,自去年10月29日起,因未披露股东间的一致行动关系,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开始对康得新及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立案调查。1月20日晚间的公告显示,调查事项尚未有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康得新股价已较去年11月以来跌去近61%,而截至今年1月2日,康得集团持有康得新股份8.51亿股,占总股本24.05%,其所质押的康得新股份占其所持有的比例高达99.45%,按1月21日收盘价6.03元/股计算,质押市值约51亿元。

核心子公司已被代管

在此次债务违约爆发前,康得新及其大股东、子公司等出现了不少状况。

1月21日,时代周报记者向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核实,康得新全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已由张家港保税区指定企业“代收代付相应款项”,原因在于“在国家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因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母公司的大股东出现财务状况困难”。

康得新光电为康得新最重要的全资子公司,贡献了上市公司近半营收、超过六成的净利,是康得新最核心的子公司。2017年年报显示,张家港康得新主要业务为光学膜,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9.04亿元和24.77亿元,而2017年,康得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17.89亿元和24.76亿元。

康得新的债务危机已经蔓延至其子公司层面。

今年1月4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据TCL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的仲裁前财产保全申请,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钟玉价值7500多万元的财产,已从去年12月7日开始被法院查封、扣押或冻结。

从之前企业债券兑付困难的案例来看,一些情况下当地政府考虑到资本市场影响,会出手驰援。康得新所在的江苏张家港市亦曾有救助上市公司的意愿。2018年11月,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公告拟出资27亿元人民币,通过承接债权或其他方式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但这笔亿纾困资金最终有没有到位尚未可知。

此前在2018年11月7日,为纾解高质押率困境,康得集团与张家港城投、东吴证券达成战略合作。其中,张家港城投将以债权承接等方式为康得集团提供流动性困境纾解。而东吴证券拟通过以自有资金及/或募集社会资本,设立资管计划等投资主体,协助张家港城投后续制定纾解风险方案,双方共拟出资27亿元。

1月21日,张家港市城投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暂无不清楚这笔27亿元的这笔纾困资金是否到位。”

“停牌钉子户”存货双高

康得新成立于2001年,所在行业为高分子材料行业,主要产品为光学膜、预涂膜等膜材料,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器、汽车、家居建材等行业,其客户群包括苹果、三星、宝马、奔驰、五粮液等千余家国内外知名企业。

在2008–2017年的十年时间,康得新总营收由2.6亿元增长到117.89亿元,净利润由2861万元增长到24.74亿元。优异表现使得其一度拥有“白马股”美誉。

然而,在2018年大半年的时间里,康得新以签署战略协议、重大资产重组、发行股票购买资产等为理由不断延迟复牌日期,“白马股”因此成了“停牌钉子户”。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多位投资者因康得新信息披露不实以及董事长在投资者交流会上多次虚假承若或忽悠投资者,且多次无故停牌等问题,要求赔偿其损失。

停牌时间过长也引发了负面效应。2018年2月5日,康得新公告称,拟收购美国BOYD(宝德)公司而停牌。至去年4月26日停牌超过51天,超过MSCI指数入选公司停牌不得超过50天的上限。因为停牌超过50天,导致康得新在去年6月1日被明晟从MSCI指数里剔除。

在此次债务违约前,市场就存在着对康得新财务数据的质疑之声,被质疑最多的地方是存贷双高。

所谓存贷双高,是指一家公司存款余额和贷款余额都非常高,在账面资金充沛情况下,这种情况被视为是对资金的巨大浪费,一边举债需要支付高额的财务费用,一边账上还保留大量的现金,不符合商业逻辑。

2018年12月21日,惠誉曾表示,康得新流动性充足,截至2018年9月末,康得新的短期债务和长期债务分别为80亿元和45亿元,持有可用现金150亿元。此外,康得新持有尚未使用的非承诺性授信额度44亿元,承诺性授信额度在中国银行业并不常见。

中金固收的研报指出,康得新虽账面流动性充裕,但主要是股票及债券融资而来;后续随着再融资难度的上升,若内部现金流不能及时改善,易出现偿债能力的快速恶化。公司运营存在“存贷双高”情况,且资金存贷款之间息差有限甚至为负。一般“存贷双高”合理解释一是赚息差,二是长期有大量资金流入流出需求,三是短期高回报投资项目;此外极有可能是实际可动用资金并不多,而且企业没有对此进行充分披露,或者存在冲时点动机。

值得一提的是,康得新财务报表的审计机构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合伙),该会计师事务所曾因多起涉嫌财务问题的报告,遭遇证监会调查处罚。

据证监会公告,在2016年12月6日和2017年1月6日,瑞华会所连续两次被证监会惩罚,主要原因是未勤勉尽责,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存在为服务公司虚增销售收入、成本及虚构应收账款回款的财务舞弊行为。

此外,2018年证监会认定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华泽钴镍的2018年年报审计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且未对应收票据余额在审计基准日前后激增又剧减的重大异常情况保持必要的职业怀疑,未能及时识别财务报告的重大错报风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