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富科技收购百立丰无望:拟收回7000万预付款

自去年3月,大富科技发布公告拟收购百立丰51%以上股权后,该收购案一直处于沉寂状态。在历经10个月的等待后,终于迎来新的进展情况。

14日晚间,大富科技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公告》。截止本公告日,大富科技已支付了预付款人民币7,000万元,因协议相关方就证券账户及对应资金账户的监管事宜未达成一致,剩余预付款人民币10,000万元尚未支付。对于已支付的人民币 7,000万元预付款,公司与百立丰股东将对合同的后续解决事项进一步协商沟通,公司拟采取直接收回人民币7,000万元预付款或将预付款按照评估值转为收购标的公司股份两种方式,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如确定转为收购标的公司股份,公司将根据百立丰的审计、评估结果,合理确定评估价值。如交易各方最终无法协商一致,公司将依据协议约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据悉,2018年5月23日,根据大富科技与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立丰”)股东签署的《深圳市大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支付现金购买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之框架协议》(以下简称“框架协议”)第十一条附则2款的约定,框架协议于2018年9月23日自动终止;框架协议保密条款和预付款返还条款(第二条(四)款,第五条(二)款、第九条)继续有效。

截至目前,大富科技及相关中介机构持续开展相关尽职调查工作,公司暂未就本次收购与交易对方进一步签署其它协议或文件,公司正与交易对方就框架协议及本次收购方案的后续安排进行沟通和协商。

买买买打入大客户是手机产业链厂商常用的伎俩,而在手机产业链的上市公司中,在并购重组这条路上最过频繁的莫过于大富科技。

2015年以前,大富科技在并购重组这条路上,也尝过甜头,收购中显科技、大凌实业、北泰汽配园资产、弗雷通信、意得电子、华阳微电子等,均拿下近半数股权。

然而,在近两年的频繁并购重组中,大富科技却频频失利,其业绩更是问题累累。

并购重组频频落空,收购百立丰无望?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至今年12月,大富科技已经发布了五十多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披露了七家并购重组标的相关情况。其中,因多次变更重标的,六家重组标的均以失败告终。唯有一家尚在推进的已有9个月无进展,那就是拟收购手机终端品牌厂商百立丰部分股权。

笔者关注到,在这六次并购历程中,大富科技共停牌2次,长达10个月,涉及6家标的公司,均以失败告终。

令人意外的是,在一年中经历六家标的公司收购案失败后,大富科技再次投入新的收购项目,且是终端厂商。

今年3月,大富科技发布复牌暨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调整重组标的,再次出击。据其公告披露,大富科技拟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百立丰 51%以上股权。此次交易中百立丰 100%股权交易价格的预估值初步确定为人民币 16~19 亿元。

随后,从4月2日发布进展公告至今,大富科技已发布18次进展公告,但此项收购案依然悬而未决。

由于频繁收购且失败,大富科技已成为深交所的长期关照对象,收到不少监管函、关注函和问询函。在最近一次收到深交所问询函后,大富科技已两次发布延期回复关于收购百立丰股权的回函公告。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次收购案基本是没戏了,原本为收购百立丰并表提振业绩,现在百立丰本身情况就不好,为了不再收一个亏一个,只能拖下去,不然收购终止,大富科技股价更加惨不忍睹。”

事实上,热衷并购重组的上市公司并不少,但是一年7次收购,6次失败的收购案例,且随意变换重组标的,大富科技的表现最为“亮眼”。可以说,走到如今的地步,并购失败只是表象,根源还是在于大富科技自身的问题。

巨亏难见底,卖子公司止损

大富科技于2010年登陆创业板,是国内领先的移动通信基站射频器件、射频结构件的研发、生产与服务提供商,早年就打入华为。不过,即使有华为“背书”,其历年业绩也不尽如人意。

查阅大富科技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营收为17.79亿元,同比下降26.09%;净利润为-5.12亿元,同比下降510.50%;扣非利润为-5.22亿元,同比下降9300.8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06亿元,同比下降68.61%,每股收益下降472.22%。

除此之外,大富科技2017 年还计提资产减值,大富科技及下属公司的计提资产共计人民币3.37亿元,包括坏账、 存货、固定资产、长期股权投资、商誉等,涉及参股公司有大盛石墨、华阳微电、三卓韩一等。

另外,大富科技主要参股控股子公司除大富网络、大富方圆外,其余六家都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大富科技按权益法确认的参股公司投资收益为-4452.22万元。

受累于参股公司的亏损,大富科技不得不卖掉子公司来止损。不久前,大富科技发布公告,拟5800万元转让全资子公司大富重工100%股权给蚌埠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 简称“蚌埠高新投”)。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2015年-2017年,大富重工分别亏损4232万元、1787万元和7853万元。截止今年9月,大富重工的净利产依然亏损8695万元。大富重工连年亏损,不仅是净利产为负,在本次变卖前,大富重工仍拖欠大富科技往来款项12.04亿元。可以说,在此状况下,大富重工还能以5800万元的转让价格被接盘,已是大富科技的“幸事”。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大富科技收购案频频失利、业绩惨淡,却仍多次收到政府奖励和补助。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2017年获得2409.88万元政府补助外,2018年已获蚌埠高新区1亿元奖励、怀远县两次合计5500万元奖励等,主要用于扶持5G射频器件产业发展。

业内人士表示:“大富科技在传统射频器件竞争优势的基础上,已在5G基础设施、5G终端等方面多管齐下,深度布局5G业务,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生态布局,这也是近年来,其频频收到产业扶持金和政府补助的原因。”

整体来看,由于今年手机市场不景气,整个手机产业链的持续走下坡路,大富科技在历经多年并购重组失败、营收净利巨亏、子公司经营不佳等情况下,扶持金和政府补助终究只是杯水车薪。巨亏的业绩“黑洞”何时才能见底,仍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