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第三季度全球功能手机出货量1.12亿部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Counterpoint采集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全球功能手机的出货量达到了1.12亿部,较上年同期增长3%。这在今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才出货约3.8亿部,同比下降高达5%的情况下,功能机的市场增长给进入寒冬的供应链来说,无疑是一丝暖意。

Counterpoint数据指出,功能机出货量的增长得益于中东和非洲市场,这两个市场的销量同比增长了32%。而中东、非洲和印度市场占全球功能手机出货量的70%以上。

除了上面这三个市场外,还有一个功能机出货也出现了增长趁势,那就是一直走在电子业前列的日本。

据日本市场回返的信息显示,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程度加速,越来越多的老龊消费者开始不再使用智能手机,转而使用功能更简单,但字体和发声更大的功能机,维持更简单的社交沟通。

再回到全球市场上,在Counterpoint数据里,功能手机销售靠前的品牌为印度的itel和芬兰的HMD,各占14%。其中HMD获得了诺基亚手机商标使用权后,销售状况随品牌形象快速改善。

接下来出货量较大的是印度移动运营商品牌Jio,占11%。印度的itel和印度Jio品牌手机正在印度推广印度本土制造,并在印度开始建立起类似中国2006年到2009年期间的手机制造供应链体系,借助汽车领域的模具加工能力,从结构件开始组建印度本土的供应链。

除了上面三家出货量较大的功能机品牌外,韩国三星和中国传音(Techno)随其后,分别获得了8%和6%的市场份额。

其余还比较有竞争力的功能机品牌,还包括韩国LG、中国中兴、TCL(阿尔卡特)、摩托罗拉,而早年的酷派、天语等品牌则衰落下去了。

还有原来出货量较大的深圳华强北与科技园阵营,这两年的出货量也急剧收缩,只剩下少量的运营商定制机型和礼品机型在运作。

中国品牌功能机意料之外的在全球市场上消失,除了国外品牌的品质控制得到当地市场的认可外,中国本土的功能机市场快速消失,让这些中国国产功能机品牌厂商没有基本的养厂资本,也是其中重要原因。

为了保住中国及新兴市场的份额,高通和MTK在去年底都推出了超低价的智能手机方案,一举把原来处于300元人民币价位的功能机市场全部打掉。同时中国的三大运营商都不再推广功能机,以及停掉部分2G波段,也让功能机市场雪上加霜。

实际上据业内传出的信息显示,受上面两个因素影响,步步高体系下(含OPPO)的功能机库存以及今年破产的金立品牌功能机库存,再加上原来中、华、酷、联积累下来的库存,总共加起来在数亿部的规模,如果再加上供应链库存的零部件,这个数字更加恐怖。有了解内情的人士表示,中国市场上库存的功能机和低端智能机总库存,清理起来可能长达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相比国外品牌在功能机市场上的运作得当,中国国产品牌功能机市场的混乱与库存,迅速抽空了功能机供应链的资金,让众多涉供能机的供应商倒下。

实际上,中国市场上除了众多的小型功能机供应商在今年迅速消失外,对外界影响震动较大的,就是老牌面板厂华映的破产。

在功能机面板供应领域,随着不断有低世代面板线退出与关闭,目前主要的功能机面板供应商全部集中到了中国内地和台湾地区,其中华映、瀚彩、深超、京东方成为功能机出货量最大的几家厂商。

从前两年开始,深超有HMD诺基亚的出货通路、京东方有三星功能机的出货通路、瀚彩与龙腾则有中国传音(Techno)和印度印度的itel和印度Jio品牌手机的出货通路,所以在功能机面板上的业务得以保持。

而华映的功能机面板业务对象,主要就是步步高体系下(含OPPO)、金立以及中、华、酷、联,这些客户这两年的功能机库存都清理不完,哪还有新的机型上市,所以基本上华映不但背着这些客户的大量功能机面板库存,同时也接不到功能机面板的新订单。

当然华映的破产主要原因,肯定不仅仅是功能机面板这一块业务出现问题,但也是其重要的因素之一。实际上,随着整个功能机市场发生变化,手机制造业里的中国制造神话也正大消退。

加上目前智能机领域,越南在高端智能机制造上就占了全球约四成的市场份额,而印度则会在中端智能机制造业务上,也在突破2亿台的规模,完全有了追赶走中国制造的体量,这对后续几年中国的手机制造业发展,也将遭遇到巨大的挑战。

这样看来,中国的手机制造业,不管是功能机还是智能机,在风光了约十年之后,终于要面对转型升级的现实问题,开始要进入到更高端的基础技术与材料开发领域去寻找价值机会,才能解决掉最起码的生存问题,从而让自己的企业走得更远。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