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金立债务表单流出:已资不抵债

近日,金立债务危机再次发酵,各路消息频出,金立也同步召开较大规模的金融债权人会议,对金立的情况进行了通报,并回答债权人有关提问,听取债权人意见。

金立方面表示,金融债权人对金立重组树立了信心,明确表达了支持的意愿。

随后,一份疑似介绍金立目前财务状况的《金立通信资产一览表》近期流出。在该份表单中提到,截止于2017年12月31日,总资产和总负债约人民币201.2亿和281.7亿,净负债80.5亿元,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而金立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前的现金及等物的余额为76.9亿元,其中人民币余额1.6亿元,存款人民币0.6亿元被冻结,99%资金受限制。

疑似反应金立债务情况的表单内容如下:

此外,金立正在积极推进重组方案,并将于近期举行经营性债权人代表会议,征求所有债权人意见。这意味着,刘立荣筹备多时的翻盘计划落空,金立重组方案将加速推出。

领益智造“踩雷”,东方亮彩因其未完成对赌协议

自去年年底金立爆发债务危机以来,围绕金立拖欠供应商欠款早已浮出水面,其中上市公司就有10余家,这些被金立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已是金立债务的主力。

笔者获悉,在与金立债务危机有牵连的欧菲科技、深天马、维科金华、深圳华强、领益智造、信维通信等10余家上市公司供应商中,部分供应商由于此前发生并购签下对赌协议后,因金立债务危机拖欠资金,致使对赌协议未能兑现,其中就包括深圳华强和领益智造。

不过,由于元器件涨价潮带动,深圳华强收购的湘海电子意外完成了3年3亿元利润的业绩承诺;可被领益智造溢价收购的东方亮彩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日前,领益智造发布公告称,公告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回购深圳市东方亮彩精密技术有限公司2017年度未完成业绩承诺应补偿股份及现金补偿的议案》。

2016年4月1日,证监会核准领益智造(原江粉磁材)以17.5亿元收购东方亮彩100%股权。东方亮彩补偿责任人曹云、刘吉文、刘鸣源、曹小林、王海霞、聚美投资(统称“补偿责任人”)签署的《利润承诺补偿协议书》,补偿责任人承诺东方亮彩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数分别为人民币11,500.00万元、14,250.00万元和18,000.00万元。

东方亮彩主要从事手机、笔记本电脑等提供高精密模具研发设计、注塑成型、表面处理相关业务,是金立的核心供应商之一。2015年和2016年东方亮彩均完成业绩承诺,但2017年金立出现财务危机,东方亮彩对其应收账款及存货单项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损失,其承诺业绩也未能完成。2017年,东方亮彩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90,227,997.51元。

领益智造近期披露,东方亮彩2017年度实现的业绩未达承诺数,须由补偿责任人即曹云、刘吉文、刘鸣源、曹小林、王海霞、聚美投资承担补偿责任。目前,领益智造已收到东方亮彩相关补偿责任人支付的现金补偿款合计人民币174,303,924.14元,补偿责任人的现金补偿义务已履行完毕。同时,领益智造完成了刘吉文、刘鸣源、深圳市聚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补偿股份的回购注销手续。

可见,在金立财务危机影响下,东方亮彩未能完成对赌协议,不但承担了巨额赔偿,而且补偿的股份也回购注销,损失惨重。

不过,东方亮彩已经起诉金立,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已做出判决,限金立子公司东莞金卓向东方亮彩支付货款114,980,00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逾期付款利息以114,980,00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6%的标准自2018年4月16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以及限金立子公司东莞金铭向东方亮彩支付货款132,773,137.88元及利息(利息以132,773,137.88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6%的标准自2018年4月16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金立对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今,领益智造已经因金立拖欠东方亮彩的货款计提了坏账,如果金立按照法院判决清偿欠款,将对领益智造损益产生有利影响。然而,从金立债务情况的表单内容来看,金立的绝大部分资产均被抵押,且99%资金受限制,东方亮彩能否顺利得以清偿欠款,目前还是未知。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